咖啡行业
咖啡投资
咖啡社区
黑谷子智库
COFFINANCE指数
产区
消费
黑谷子智库 | 中国咖啡金融版图再现一重要拼图——海南咖啡交易中心

2018-05-30 21:09:07

 

5月28日,海垦控股集团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咖啡产业发展。海垦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杨思涛表示,要加快推进咖啡交易中心的建设。这意味着,我国第四家专业性咖啡现货交易所可能将落地海南。

 

咖啡小镇与国企争夺建设咖啡交易所权

海南要建咖啡交易中心的消息已经传了很久,早在福山咖啡小镇建设之初,就规划了在咖啡小镇建设咖啡交易中心的想法。

 

福山咖啡文化风情镇位于海南西线高速路口与福桥路主干道交汇点,距海口市约45公里。到海口美兰机场约50分钟路程,交通十分便利。风情镇总规划范围75平方公里,其中建设规划范围11.6平方公里。包含福山水库、永良水库、南山水库等水域面积13.59平方公里。生态农用地49.51平方公里。规划有“一场、一中心、一街、一区、一酒店、一馆”,分别指:咖啡文化广场、咖啡交易中心、咖啡用具一条街、咖啡制作观摩品尝区、咖啡风情酒店和咖啡博物馆。

 

其中,咖啡交易中心的规划定位为:集贸易、批发、期货、交易、物流、仓储、专业培训等服务功能于一体,利用海口综合保税区仓库的设立,吸引全球知名咖啡厂商进驻,实现买卖商家直接交易,努力建成全国最大的咖啡交易中心。

 

再随后,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也一直有规划将咖啡品种上线交易。只是无论是以咖啡产业为依托的福山咖啡,还是以专业交易所为依托的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都未能如愿。

 

值得注意的是,福山咖啡文化风情镇在福山开工典礼上,我们也看到了此次宣布要建设海南咖啡交易中心的杨思涛的身影,当时其身份为福山澄迈县县委书记。是否正是咖啡小镇项目的启迪,让这位从政府机关走向国资企业的领导有了重点建设咖啡交易中心的想法,并将该项目的主导权带到了海南农垦,令人充满遐想。

 

这里曾经上演过中国最早的咖啡金融疯狂

海南要建咖啡交易中心一直以来都是时间的问题,除了产业基础,区位优势,政策支持外,海南还有其他地位所没有的历史——这里曾经上演过中国最早的咖啡金融疯狂。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如同现今的现货交易所一样,当时全国各地都刮起了开期货交易所之风。在海南,就有一所海南中商期货交易所,并爆发了被列入中国期货十大事件的咖啡F703事件。一时之间,多少咖啡期货人血本无归,该事件也间接助推了中央对全国期货交易所的整顿。

 

1995年12月21日海南中商所咖啡期货事件回顾

1995年12月21日,海南中商所宣布自F605合约始咖啡期货合约放大交割限量(交割总量由象征性的1吨扩大为1万吨),交割限量以外的头寸全部按进入交割月至最后交易日全部成交的加权平均价实行强制平仓。自F605始,中商所的咖啡品种演出了既不同于纽约咖啡行情又有别于历次中国期货交易风波的多幕闹剧。

 

回首咖啡F703事件

F605合约主力多方于5月6日创出4221元/百公斤的天价之后,被套空头从周边国家陆续进口了1.7万吨咖啡用于交割。在实盘压力下,F607品种从3340元暴跌至1814元,“空逼多”的“恶剧”上演了。于是,抢占仓位一时成为咖啡品种的独特“景观”。更为严重的是,中商所于1996年7月19日宣布对F707及更远月份合约的交割执行新的替代品升贴水标准。“规则风险”使得咖啡自然贬值30%-50%,F609应声暴跌1000余点至1349元,多头哭声未绝。随即,“多逼空”闹剧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揭幕,竟以2680元摘牌。

 

1996年9月底、10月初,中国证监会、国务院证券委有关加强监管的通知下发,中商所随即宣布自F712起取消交割限量,多空双方在F612上消停不及两个月,F703多空大战锣声又起。至1996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多方凭借雄厚的资金实力和F609、F612被迫接下的实物筹码向空头猝然发难,空头显然有备,持仓量令人咋舌地在三日之内从18万手跃上50万手。一周后的1月10日,多空第一次协议平仓。岂料空方在1699价位部分平仓后利用对仓封涨停1749收盘,此后的三天内F703下泻200余点,引起多方不满。1月15日开始,多方报复性收复失地,单边涨势至1月30日达到1882之时,空方再次与多方主力协议平仓。多方吸取第一次协议平仓的教训,部分协议平仓后封涨停。此时正值春节放假休市,双方都在筹措资金,业内人士预料一场大战在所难免。果然,1月21日开市空头即全面反扑,持仓增至30余万手。此后三天,期价大幅振荡中持仓持续增加,1月24日开盘仅两分钟,F703合约持仓便达到最高限额70万手。中商所不得不暂停交易,并推出以下措施:将保证金提高至100%;恢复交易后先由会员单位自行平仓,收盘前该合约持仓必须减至2万手,如有超出部分,由交易所对超出部分按日结算价强平。当日,多空双方主动平仓至53万手,在交易结束后,按照2115的当日结算价对余下的51万手实施强制平仓。至此,盘面上的F703多空大战宣告收场,而盘面下的F703自然成了期货界人士既义愤填膺而又无可奈何的话题。

 

反思F703咖啡风险事件

第一,关于交易所的规则。很显然,限量交割制度是咖啡品种自F605至F703多次逼仓闹剧赖以产生的“温床”,而交易所在制定这样的交割制度时是否考虑到制度本身暗含着巨大的风险呢?业内有识之士对这样的交割制度更感到不解。众所周知,期市存在与发展的基础是价格发现机制和市场的套期保值功能。套期保值在期货市场上有两种表现方式:一种是入市保值,即为回避现货市场近期价格的升跌而采取的买卖行为,可以在市场交易过程中达到预期目的时了结;一种是交割保值,虽然有人认为严格意义上的期货市场套期保值是不必交割现货的,但期货品种的标准化合约及市场本身的中介功能,都决定了交割保值应是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的组成部分,并且交易所的交割制度也应围绕交割保值者设计和运作。交割限量制度,实际上是以交易所规则的冠冕堂皇强迫市场参与者认可逼仓所形成的价格。其次,交割限量制度是对期货市场套期保值和价格发现功能的严重破坏。对于中国期货市场上存在的“政策风险”或“规则风险”,我们应从咖啡品种上、从咖啡品种“极具特色”的交割制度上吸取教训,不能将市场交易规则的制定作为市场交易的筹码而频繁变动。

 

第二,关于小品种。从根本上说,当时我国并不具备咖啡期货品种运行的条件。我国并非咖啡的主要产地,也非消费地和中转集散地。海南作为中国咖啡生产的大省,年产咖啡豆约580吨(1996年统计数字),全国的咖啡食用、药用量极其有限,并有固定的进货渠道。这从根本上决定了咖啡期货缺乏真正的消费性和套期保值需求。期现脱节,再加上限量交割,必然会使咖啡这一期货品种沦为投机和操纵市场的工具。

 

第三,关于大户投机和操纵行为。回顾F703以及此前咖啡各交割月品种的走势,我们会发现技术分析在行情研判上处于很尴尬的地位。首先,主力机构采取双向持仓、对敲锁单的方式做出异乎寻常的交易,并且不计成本地上下振仓,吸引中、散户资金入市,然后计算自己多空的持仓数量,哪一方向数量占优就用另一方向的持仓大规模平仓,以极其惨烈的方式使中、散户无法及时认赔出场,跌停板再扩停板,几次跌幅都高达1000余点,令人触目惊心。其次,主力机构又利用手中的实盘和前1万手的持仓限量,长袖善舞:进可逼空,对方即使有现货也无前1万手的空头持仓,最后的结果无非是自己左手的实盘放在右手,而对手即使有现货也无法交割;退可逼多,用限量中的空头交出现货,用巨额实盘迫使多头认输。主力机构真可谓“用足了政策、用尽了规则”。其三,主力机构为操纵市场,获取暴利,除使用惯用的分仓、联手交易等惯用伎俩外,在咖啡品种的交易高峰期,又“摸索”出真假联盟、场外协议、打谈结合、专场仓位等“新技巧”。

 

正是此次咖啡期货事件,让咖啡交易在海南成为了敏感词,也让咖啡期货在中国“消失”了已经20多年。

 

如今,海南咖啡交易中心的建设再次被提上日程,只是与20年前所不同的是:20年前是咖啡期货,今天是咖啡现货;20年前产业薄弱,今天咖啡产业有所发展;20年前更注重投机,今年更注重金融服务实体。

 

海南具有雄厚的产业基础

海南具有十分独特的咖啡生产环境,全岛平均温度 23℃—25℃,最冷月均温 16℃— 20℃,≥10℃积温8200℃—9200℃,年辐射总量502 J/cm—586J/cm,年降雨量999 mm —2730mm,光合潜力强,且全年都可利用。从20世纪中期开始就有种植、加工、消费咖 啡的历史和传统。

(海南咖啡种植地区,来源:中国国家地理)

 

早在1898 年,就有华侨引进咖啡苗种植于今文昌市南阳镇石人坡村。1908 年,又有华侨引进咖啡种植于今儋县那大镇附近。1935年,又有华侨在澄迈县福山镇一带开办福民垦殖公司,大面积种植咖啡,开始商品性咖啡生产。1953年,兴隆农场从澄迈福山开始引进咖啡种植。1961年海南咖啡种植面积就有3000公顷,1988年海南咖啡种植面积一度高达 15853 公顷。1992、1993 年国际咖啡价格低迷期,价格低、效益差,致使多数咖啡农对种植咖啡失去信心。由于政策扶持不够,使原有的海南咖啡产业竞争优势减弱,全省咖啡种植面积骤减。据农业部全国热带作物统计数据,2010 年海南咖啡种植面积 220公顷,收获面积99公顷,产量156吨,产值234万元。2010年与1998 年相比,海南咖啡种植面积减少98.61%,收获面积减少91.83%,产量减少74%,对海南咖啡产业的稳定发展形成严峻挑战。云南咖啡产业从1998年起,种植和加工能力开始超越海南,目前云南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98%以上。2014年,省政府拨出专款1000万元支持万宁市发展兴隆咖啡和澄迈县发展福山咖啡,2016 年继续在万宁、澄迈两地推广咖啡种植,力争2016年种植面价超 3 万亩。根据相关规划要求,目前,万宁市和澄迈县热作主管部门正在协调科研单位启动咖啡良种苗木建设,开垦建立咖啡生产示范基地。

 

在中国,近年来咖啡消费迅猛发展,海南的咖啡企业又开始编织新的梦想。不久前,国家同时批准了海南的福山、兴隆两个咖啡原产地标识,这将在一定程度上遏制鱼龙混杂、恶性竞争的局面,海南的咖啡产业正在逐步走出低谷。有着悠久历史的福山镇咖啡企业——澄迈福山咖啡联合公司走的是发展产业链的模式,从咖啡的种植到消费,用自己的传统和标准保持每一杯福山咖啡的特色;位于西线高速公路福山出口的侯臣咖啡文化村占有地利之便,成功的把休闲度假旅游、绿色旅游和咖啡文化结合起来,虽然侯臣咖啡把自己定位为“咖啡驿站”,但显然游客在这里享受的不仅仅是咖啡,它扩大了咖啡文化的外延;台商投资的 澄迈古色咖啡农场,专门从事阿拉比卡小粒咖啡种植,根据海南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的检验报告,农场生产的咖啡豆中咖啡因的含量仅为 0.8%,比世界一级品 1%的咖啡因含量还低。古色咖啡农场采用了合作经营的形式,合作农场自主经营,古色农场提供咖啡种苗,以及台湾的技术、经验等服务,负责保价收购咖啡豆,烘培好的古色咖啡豆进入大卖场和大超市销售,加盟合作农场将达2000亩规模。

 

2010年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给海南咖啡产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海南咖啡也开始酝酿其“复兴之路”。 (以上内容节选自《黑谷子智库——海南咖啡产业指引》

 

同时,在咖啡企业名单录中,海南也不乏在国内具有一定竞争力的咖啡企业,这其中就包括:海南福山咖啡联合公司,海南力神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兴隆华侨农场咖啡厂等等。

 

海南福山咖啡联合公司

海南省澄迈县福山咖啡联合公司创立于1984年,是一家以咖啡种植、加工、销售的综合性私营企业。公司在海南福山地区自有1500亩的咖啡种植园,且拥有从咖啡选种、育苗、种植、田间管理、加工方法、冲泡手法等完整的专业技术。多年来,企业一直致力于福山咖啡产品的种植、销售和连锁专业咖啡店的经营。此外,企业还采取与农户联合种植、收购等多种模式,不断扩大种植规模,实现原料生产、产品加工自足一体化。

 

其创始人徐秀义先生是福山咖啡历史上重要的人物,被誉为福山咖啡第一人。而福山咖啡又是海南咖啡的重要代表。

 

海南力神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海南力神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第一家速溶咖啡生产企业,前身是创建于1965年的海口市咖啡香料厂。1986年,力神咖啡从丹麦尼鲁公司引进中国第一条速溶咖啡生产线,成为第一个走进人民大会堂发布速溶咖啡产品投产的咖啡品牌,打破了洋品牌垄断国内速溶咖啡市场的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力神咖啡的股东名单中,有一家近期极为热门的海南上市企业——罗牛山。

 

因此,力神咖啡也被业内誉为距离资本市场最近的中国咖啡企业。

 

海南咖啡交易所建设可能“蓄谋已久”

除了有产业依托之外,海南咖啡交易所建设可能“蓄谋已久”。

 

就在去年年底,海南召开了一届《中非农业合作研讨会——中非咖啡产业合作高端论坛》,这是我们迄今为止看到海南举办的关于咖啡产业最高规格的研讨会。

 

重点一:明确咖啡将作为此次研讨会的重要的产业发展与合作对象

美洲和亚洲咖啡贸易在国内已经形成气候,但作为咖啡起源地的非洲咖啡贸易却在国内零散的进行着。我们的非洲老朋友们希望通过此次研讨会,共商如何将非洲咖啡更好的带入中国市场。

 

重点二:参会大咖云集

从邀请函上的名单来看,参与此次研讨会的大咖包括:外交部、商务部、农业部三部委的领导,还有各省市农业厅的领导,以及国内众多农业巨头企业的代表,共聚海南,一起探讨中非咖啡的未来发展。

 

除此之外,海南还于去年底举办了国际咖啡大会,据悉有超过20个国家的咖啡企业参展。这些行动可能都预示着海南在咖啡产业方面正在沉淀与布局,并可能在近期有所动作。

 

自由贸易港政策将海南咖啡交易所落地

海南咖啡交易中心落地除了要感谢杨思涛外,可能更要感谢的正是国家关于支持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的政策。在这其中,就有一条政策令人关注:支持海南设立大宗商品、产权、股权、碳排放权等交易场所。

 

咖啡无疑属于大宗商品,那咖啡交易中心自然也是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所受到支持的项目。这也是自2017年1月份启动的全国性现货交易场所整顿以来,国家层面少有的关于支持地方现货交易场所的具体文件,这也让海南咖啡交易中心的落地更加扫清了障碍。

 

海南咖啡交易所如何打造自身的核心优势?

正如前文所提及,目前我国已有三所专业性咖啡交易中心。分别为:依托咖啡产地优势的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依托咖啡消费地优势的上海自贸区咖啡交易中心和依托中欧班列运输优势的重庆咖啡交易中心。而海南咖啡交易中心看似三者兼具,但又所不足。

 

海南具有咖啡产地优势,但产量比云南少,品质比云南差。

海南具有咖啡消费优势,但消费量比上海少,更比长三角地区少。

海南具有区位优势,但又缺少国际贸易港口和吞吐量,不如中欧班列来的更直接。

 

因此,海南咖啡交易中心看似优势很多,但缺少真正的核心优势,这个应该是海南咖啡交易中心需要长期摸索的。

 

我们还有一些疑问

回到文章开头部分,海垦控股集团在召开专题会议中,除了指出要建设咖啡交易中心外,其还提到要加大咖啡种植,加大在咖啡种植、病虫害防治、培育新品种等方面做好研究以及实未来现现货交易和期货交易相结合。

 

令我们费解的是,咖啡交易所为什么要自己种咖啡?咖啡交易所为什么要自己研究种咖啡?现货咖啡交易所为什么要实现期现联动?

 

关于种咖啡和研究种咖啡,可能说明他们还没明白交易中心的职责是交易中介,是为咖啡供给方和需求方提供必要的交易场所和配套服务,而非农业种植企业。

 

关于期现联动,这个词我们在无数的现货交易所中看到过,完全是一句政治目的大于实质的口号,就目前而言,我国不具备任何交易产品期现联动,更不用说连期货合约都没有的咖啡。

 

在我们看来,主营业务不明确已经是几大咖啡交易中心共同面临的问题,海南咖啡交易中心能否利用产业优势、区位优势、以及政策优势来改变现状值得关注。

 

 

关键词:海南咖啡交易中心,咖啡交易中心,海南咖啡

 

44826
650

市场时间

  • 美国ICE交易所
  • 美国NYMEX交易所
  • 欧洲ICE交易所

咖啡价格

06月14日收盘价

交易所 品种 价格 货币 单位
美国ICE 咖啡指数 219.25 美分
美国ICE 阿拉比卡09 219.05 美分
美国ICE 阿拉比卡07 220.33 美分
欧洲ICEU 罗布斯塔07 3,927 美元
巴西现货咖啡 日晒阿拉比卡 1,200 雷亚尔 60公斤
巴西现货咖啡 罗布斯塔 934.21 雷亚尔 60公斤
哥伦比亚现货咖啡 水洗阿拉比卡 1,574 美元 125公斤
越南现货咖啡 罗布斯塔 99,800 越南盾 千克
美国ICE 可可指数 6,724 美元
美国ICE 可可09 7,014 美元
美国ICE 可可07 7,417 美元
外汇市场 美元指数 104.18 美元 美元
外汇市场 巴西雷亚尔 5.1361 雷亚尔 美元
交易所库存数量 美国ICE 760,383 /
交易所库存数量 欧洲ICEU 4,312 /
换一批
  • 最新文章
  • 一周最热
  • 一月最热
  •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