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行业
咖啡投资
咖啡社区
黑谷子智库
COFFINANCE指数
产区
消费
土地流转会给我们咖啡产业带来多么的深远影响?

2020-09-07 13:43:14

土地流转(Land Transaction)是指土地使用权(Land use right LURs):指拥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户将土地经营权(使用权)转让给其他农户或经济组织,即保留承包权,转让使用权。

 

在中国,土地使用权是自然人(natural persons),法人(legal persons)或其他组织在固定时期内使用土地权的权利。中国采用了双重土地保有权制度(dual land tenure system),在这种制度下,土地所有权(land ownership)独立于土地使用权。土地由国家所有(国有土地 State Land)或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集体土地 Collective Land)拥有。

 

理论上,土地产权的明确界定应该有助于提高交易效率。但是即使有售卖土地使用权的潜力,很少有农民会签订租赁协议,很少有农民会真正意识到从土地资源和土地拥有权里面可以得到的利益(这也导致偏远地区会有各种各种因为土地问题产生的纠纷,以及在这个过程中被剥夺了应得权利的农民)。为了保持、权衡社会发展与经济发展,这里的灵活性通常会以蓄意的模糊性制度(deliberate institutional ambiguity)来体现:政策对于抵押土地使用权力或者许可农场之间的抵押贷款是模糊的(这样就会存在一些有资本的人会钻孔空子和坑农民的行为,也会出现所谓的‘套**项目’行为)。

 

西南欠发达地区往往是关系型导向(relation-oriented )的土地租赁行为比较常见,而且租金合约通常是口头契约。西南地区土地租金市场化的数据表明,但不同交易伙伴之间,比如农户与农户,农户与小企业主的土地租金没有差异。剔除免租金交易后,亲戚之间的土地租金平均为677.143元/亩/年。

 

土地使用权的期限因土地用途不同而异。例如,如果一块国有土地用于工业,教育,科学,技术,健康和运动目的,期限为50 年,而如果用于居住目的,则期限为70  年。通常,在中国土地使用的情况下,存在三种类型的土地使用权,出让、划拨、转让土地使用权(‘granted’, ‘allocated’ and ‘tenant’ ):考虑到个人了解的云南地区的咖啡种植基地,我们这里谈论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使用者将土地使用权再转移,即土地使用者将土地使用权单独或者随同地上建筑物、其他附着物转移给他人。比如我们都是小咖啡农户,把种植有咖啡的土地转让给想要承包这一大片土地的人。)

 

为什么要谈论土地流转与咖啡产业发展

 

我已经有文章提到云南咖啡的种植农户分为几个类型:独立小农、合同农户、承包户、季节工人、境外工人。

 

如果这里从独立农户的点出发:许多小农都是把土地使用权转让给亲戚/朋友/承包户(这里也有可能定义为庄园主)一亩土地上获得一年几百元的收入,非咖啡收获季节(11月到4月),小农户可以外出打工,在收获季节再被承包户返聘回去做咖啡采摘和加工工作。这里会直接影响到收获季节的人工费用越来越高,而且还很难找到人工。很多农户因为不了解国家政策,采取口头协议的模式,那么一旦纠纷发生,有经济实力和社会资源,把咖啡定义为商品(commodity)而不是生计来源(livelihood resource)的承包户会完全占有话语权。

 

所以我们这里要呼吁咖啡企业主的社会责任感和企业责任感,不单单地把咖啡种植和买卖看为一种商业行为。反过来说,小农户也会有不遵守口头协定的时候,把承包户置于一个尴尬的境界。而且,转让的土地很少能用于承包户去做银行贷款抵押,因为同意转让的农民容易违反协议,把地要回去。

 

如果这里从承包户的点出发:云南咖啡产区大庄园主的情况有些是自己拥有一点地,然后承包一部分周围小农户的地来种咖啡,或者是不承包地,直接收自家咖啡基地附近农户的鲜果。真正拥有几千亩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咖啡庄园主其实不多。

 

这里提一下巴拿马波奎特翡翠庄园,现在的翡翠庄园是发展到了第三代咖啡种植,最开始的第一代Petersen是买下了波奎特的一块地,三代的发展才有的现在的品质与名气,因为土地拥有制的巨大差别,当我们在谈论其他地区的庄园的时候可能是发展了50年家族企业,而云南地区的咖啡种植很难去考虑几十年的规划,因为土地实际的使用者(可能是频繁)的变更,基地本身的土壤也很难得到量化的分析。从根本上改善土地质量和提升鲜果质量是非常困难的。

 

承包户是与小农户的沟通和交流都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而且这样子的成本往往会被农场主/承包户忽略。再者,对土壤的改善需要贷款,几个世纪的小规模农耕导致农田被分割成小块,被山丘、裸露的岩石和山谷隔开,鲜果本身质量的改善需要进行大量投资——但只有获得银行贷款并确保能长期耕种这才有可能。

 

当我们在讨论咖啡庄园主或者咖二代的时候,我们不能简单地把他们定义为‘有地的怕啥’或者‘继承家业的人’,咖啡市场巨大不稳定的价格变化,让他们在转型过程中也面临巨大风险,比如每年的种苗和种植管理以及收鲜果的费用都需要贷款,在产季结束卖出咖啡之后才能拿到收入,去还贷款。雀巢和星巴克收购价格虽然根据国际市场变化,而且也没有精品咖啡这样的溢价,但是在云南地区收咖啡都是一星期以内结款,很多做精品咖啡的庄园是用咖啡商业豆来保底的,一些消费端的烘焙店或者咖啡店虽然直接收购生豆,但是资金不能现结,有时候还会出现预定量超过实际需要量的情况,会违约,如果资金流转不过来,咖农会垮掉,不种咖啡啦,你还喝啥咖啡。

 

写到这里,你愿意为云南咖啡付出多一点点的价格吗?我们在谈论咖啡的时候,它不仅仅是作为一种商品存在的,几百万的农民依靠咖啡生存,这是他们的生计来源,是他们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键词:云南咖啡,土地流转

 

咖啡金融网——数据,资讯,交易,金融,全球视野

4428
124

市场时间

  • 美国ICE交易所
  • 美国NYMEX交易所
  • 欧洲ICE交易所

咖啡价格

10月17日收盘价

交易所 品种 价格 货币 单位
美国ICE 咖啡指数 205.20 美分
美国ICE 阿拉比卡12 203.35 美分
美国ICE 阿拉比卡03 206.20 美分
欧洲ICEU 罗布斯塔11 2110 美元
COFFINANCE 云南咖啡价格指数 26.12 人民币 千克
巴西现货咖啡 日晒阿拉比卡 1270 雷亚尔 60公斤
哥伦比亚现货咖啡 水洗阿拉比卡 1,785,000 比索 125公斤
越南现货咖啡 罗布斯塔 41,000 越南盾 千克
肯尼亚现货咖啡 AA 372.09 美元 50公斤
美国ICE 可可指数 2638 美元
美国ICE 可可12 2609 美元
美国ICE 可可03 2652 美元
外汇市场 美元指数 93.955 美元 美元
外汇市场 巴西雷亚尔 5.4590 雷亚尔 美元
交易所库存数量 美国ICE 1,920,410 /
交易所库存数量 欧洲ICEU 11,987 /
换一批
  • 最新文章
  • 一周最热
  • 一月最热
  • 编辑推荐